• 2010-05-04

    HARU HARU~ - [废话]

    ……
    突然失落,失落。

    力量从体内抽走。
    不住地看手掌,盯着手心,想着……“能握住什么?”
    然后将指头们卷起,里面什么都没有。
    只能握住自己的自己。
    这是什么?是失落还疲惫。
    是上扬的心情到达顶端的下坠吗?

    冬天忘记酷暑,夏天忘了严寒。
    走在正午的阳光下。
    她说,讨厌阳光,阴天下雨天都可以。
    我说,讨厌下雨天,因为讨厌撑伞。
    究竟是讨厌撑伞还是讨厌下雨呢?
    夏天莫名其妙的到了,开始讨厌夏天。
    因为讨厌被晒黑。
    你到底在讨厌什么?

    一整天都在刮风,呐,春天是刮风的季节?
    朋友们都不约而同的提起,春天的衣服都还在衣箱中,没有动过。
    在六楼,眺望宝石山,温和风不断的吹进来,人就呆了。
    呆住的那个——穿长棉裙的女人,是不是在感慨人生呢?

       ……
      嗔怒的苦涩与苍白
      唾沫飞溅,咬牙切齿
      在四月大气层的光底,来来去去
      我是一个阿修罗
      风景在泪水中摇曳
      碎云一望无际
      澄澈空明的天海上
      圣玻璃般的风交相来去
      遮断碎云的视野
      柏树排成春天的队列
      黑压压的,只等吸足
    以太
      就从那昏暗的脚步间流泻出
      天山积雪那银灿灿的棱线
      白色的偏振光和涌动的烟霭
      可真实的话语已然失却
      云断裂成碎片,漫天纷飞
      咬着牙,燃烧着
      在四月璀璨的光底,来来去去
      我是一个阿修罗

    …… 

    ——宫泽贤治<春与修罗>

  • 吴淡如的书《爱情,不是得到就是学到》

    失恋后,挑了一些书看《亲爱的,安德烈》《20幾歲決定女人的一生》还是就是以上的这本。

    说起这几本书……轻笑……

    第一本,自己看到过,一开始很不屑,没看;安德烈是大宝推荐,一直没下手买;20几岁是很有品的M小姐推荐,当时对立志书也是近而远之。

    现在不的不承认自己情商低,要补补。

    《20》一书,其实一般,但说得都是大实话,一个下午就可以翻完,女生实在应该用逛街的时间翻一下。即使,不会一一按书上说的去做,看看别的女性大半辈子的总结,也不错。

    《安德烈》~很有助于思想拔高~备受好评。我就不表扬了,不是龙妈妈真地很老派,没有安德烈的互动,有点看不下去。

    最后来说说吴淡如的小书……很八卦哦!

    很多人都和我一样,以为是一部爱情心经,其实不是~里面满满地都是吴小姐的周围的爱情八卦故事。没有太多的分析,看下来很像是女生间的八卦~(有的故事已经被我八卦出去了~哈哈哈)但“爱情,不是得到就是学到”一句,对我来说很适用。之前有G小姐一句“他不配你”的觉得好,但时间长了,不如一句“他不爱你”来的彻底。再深入下去,有着深刻恋爱史的猴子小姐的一句——“你这不是爱!”,居然是力道深厚的让我警醒了一把。没有好好学习,怪不得我一路异性缘不佳,恋爱也失败。还是先在自己身上找缺陷。努力看书,多多交流,受益匪浅~下次要完胜哦!

    书~真的是好东西。快去看书吧!

  • 1月15日晚揭晓了第130届芥川奖和直木奖得主,

    芥川奖得主:绵矢丽莎、金原瞳

    直木奖得主:江国香织、京极夏彦

    这照片很有意思呀~人物按照以上名单排列

    P.S绵矢丽莎出乎意料地可爱,以前看大陆版《毒蘑菇》的封面,给人留下了很低俗地感觉…其实……汗

    “绵矢丽莎特别喜爱太宰治和村上春树的作品,受其影响,她的创作风格也显得清丽自然,于淡淡的叙述中体现出主人公与周围世界的格格不入。难怪村上龙给出的评语是:从流畅的字里行间,可以闻到阵阵的幽香。”

    ……但……无论如何,总觉得有点疲软,不管是书本还是影视~似乎都是靡靡之音,全世界都在做白日梦。

    ——难道是自身出了什么问题不成?

     

     

  • 这书好像很好味。

    http://www.douban.com/subject/1037602/

    豆瓣上的评论也很有意思,物以类聚,怎样的文字就会吸引怎样的文字一起聚会。

    在旧书部,买了《费曼的彩虹》,OOXX写的关于费曼对自己的人生开解,今天开始看,觉得一般,但对费曼先生好感顿生!

    《别闹了》是先生自己写的自传,看过的人都觉得很逗~——想他是个有大智慧的人吧。

    小小关注了一下弦论……啊~比量子力学更可怕~可怕和可爱间摇摆的物理学是如此迷人~有什么比一本广受好评,又兼具小冷僻,还脱销的书,更令我牵肠挂肚的呢?

         “你看,一道彩虹。”
      费曼注视的那段彩虹,也映在了本书作者眼中。
      “你知道是谁最早解释彩虹的由来吗?”
      这是物理学家的做派,对于发现,对于解释,对于解释者所特有的敏感与执着。
      “笛卡尔。”
      笛卡尔毫无疑问的选择了一个绝佳的位置去观察他的彩虹。
      “那你觉得彩虹的哪一个特色,让笛卡尔产生了做数学分析的灵感?”
      所要探究的问题可以从何而来,这其实是作者在加州理工供职时,于自己的人生道路上,最为困惑的问题。我们所追求的到底是什么,这是我们每个人都会问自己的问题。
      “其实彩虹是圆锥体的一段,当水滴来自观察者后防的光线照射时,会呈现出弧状的光谱颜色。我想他的灵感来自于他发现可以籍由思考单一的水滴,以及它的几何位置来分析这个问题。”
      这是一个理性的回答。对于绝大多数人,每当我们的人生面对这样的问题,我们都会一本正经的做出的回答。
      “你忽略了这个现象有一个重要的特色。我会说他的灵感来自于他认为彩虹很美。”
      这是费曼的看法。这会不会也是你真正想回答的?或者,你刻意回避去回答的?

    ——《费曼的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