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04

    HARU HARU~ - [废话]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ikiba-logs/63027283.html

    ……
    突然失落,失落。

    力量从体内抽走。
    不住地看手掌,盯着手心,想着……“能握住什么?”
    然后将指头们卷起,里面什么都没有。
    只能握住自己的自己。
    这是什么?是失落还疲惫。
    是上扬的心情到达顶端的下坠吗?

    冬天忘记酷暑,夏天忘了严寒。
    走在正午的阳光下。
    她说,讨厌阳光,阴天下雨天都可以。
    我说,讨厌下雨天,因为讨厌撑伞。
    究竟是讨厌撑伞还是讨厌下雨呢?
    夏天莫名其妙的到了,开始讨厌夏天。
    因为讨厌被晒黑。
    你到底在讨厌什么?

    一整天都在刮风,呐,春天是刮风的季节?
    朋友们都不约而同的提起,春天的衣服都还在衣箱中,没有动过。
    在六楼,眺望宝石山,温和风不断的吹进来,人就呆了。
    呆住的那个——穿长棉裙的女人,是不是在感慨人生呢?

       ……
      嗔怒的苦涩与苍白
      唾沫飞溅,咬牙切齿
      在四月大气层的光底,来来去去
      我是一个阿修罗
      风景在泪水中摇曳
      碎云一望无际
      澄澈空明的天海上
      圣玻璃般的风交相来去
      遮断碎云的视野
      柏树排成春天的队列
      黑压压的,只等吸足
    以太
      就从那昏暗的脚步间流泻出
      天山积雪那银灿灿的棱线
      白色的偏振光和涌动的烟霭
      可真实的话语已然失却
      云断裂成碎片,漫天纷飞
      咬着牙,燃烧着
      在四月璀璨的光底,来来去去
      我是一个阿修罗

    …… 

    ——宫泽贤治<春与修罗>

    分享到: